金昌裕鼎建筑劳务有限公司
Jinchang yuding Construction Labor Co.,Ltd
 
图文展示

咨询热线(TEL)

0935-8331400

新闻详情

云端上的“姐妹花”

浏览数:90 
文章附图


舞动铁臂天地间,摩天高楼入云天。卢有珍告诉记者,“作为一名农民工,能有幸参与华中第一高楼建设,感到特别骄傲。”肖金花说,最幸福的事就是陪伴华中第一高楼一起成长。
中华建筑报 · 邓秀琼 2017-03-07 14:03


穿上工作服,带上安全帽,乘施工电梯到达顶模平台,再徒手攀爬13米,到达亚洲房建领域最大动臂塔吊操作室,检查机器、推闸、打火、热机……2月23日清晨6时许,在武汉绿地中心400多米的高空,中建三局28岁的塔吊司机卢有珍坐在操作室,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工作。

“转左90度,放下吊钩,钩牢吊件,抬升,再转右90度,到达指定位置,轻轻放下。”7时许,对讲机里传来地面信号工的口令。身材娇小的卢有珍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的显示屏,稳健而熟练地控制操纵杆,5分钟后,一捆重达30吨的钢构件“听话”地从地面吊到了指定位置。

和卢有珍一起操控这台塔吊的,还有表嫂肖金花,她俩都出生于1989年,来自革命老区湖北麻城。经亲戚介绍,她俩到建筑工地打工,2014年拿到了高空塔吊操作证。

来武汉绿地中心之前,卢有珍和肖金花这对“姐妹花”在湖北襄阳一个建筑工地上班,一个开小型平臂塔吊,一个当信号工。2014年5月,她俩又一起来到在建的华中第一高楼——武汉绿地中心,在楼顶轮班操控亚洲房建领域最大的动臂塔吊,心里充满了自豪。

和记者说起在武汉绿地中心第一次开塔吊的情景,肖金花记忆犹新。2014年的一天,师傅在教她如何操作塔吊的要领后,找个借口偷偷下楼了,只留下肖金花一人在操作室。“师傅不在身边,万一塔吊要吊东西怎么办?”肖金花心扑通扑通直跳。没多久,对讲机响了,果不其然,有建筑材料要吊,她呼叫师傅赶紧上来,连声说自己一个人不敢吊。师傅鼓励道:“不要怕,按我说的来操作,保证没问题,要相信自己……”在师傅的遥控指挥下,肖金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将建筑材料安全吊至楼顶,事后发现手心里全是汗。

中建三局武汉绿地中心项目部党委副书记赵云告诉记者,工地安装了10台塔吊,操作工人100多名,只有卢有珍和肖金花两名女性。每天,她俩轮流上班,工作时间8个小时,只有当风力达到8级以上才能停工休息。“大型塔吊,是超高层建筑的运输线,塔吊司机肩负重任。女性从事这一行,需要足够的胆量和勇气。”赵云说。

卢有珍第一次独自开塔吊,是在湖北襄阳的一个工地。塔吊高130米,还没爬上驾驶室,卢有珍双腿就开始发软,不过没两天就适应了。

“开塔吊要胆大心细。”卢有珍说,除了要克服恐高症,塔吊操作还要求稳、准、快,比如让吊钩稳在高空不晃动就不是件简单的事。“随着大楼‘长’高,400多米的高空完全看不到吊钩落点,因此注意力要高度集中,必须服从对讲机中信号工的调度,容不得半点分心和闪失。”卢有珍说,调换吊钩角度时,哪怕只是一点点转动都会造成吊钩的大幅晃动。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靠调整上端的吊臂来对冲摇晃,稳住吊钩。“这种拿捏,完全靠经验。”

在武汉绿地中心工作2年多,卢有珍和肖金花已经习惯了高空作业。由于大楼越建越高,高峰期上下一趟要1个小时,工作时她俩尽量少喝水,通常一个上午只有等到午休时才能上趟厕所。卢有珍说,开塔吊如同开车换挡,要握住手柄不放,一天8个小时下来,手心发红。为保证施工进度,节约上下楼时间,有时她俩不得不将饭菜从地面吊上来,在“空中餐厅”凑合一顿。

2016年12月30日,武汉绿地中心结构高度达到439米,登顶江城第一高度,工友们戏称卢有珍和肖金花是武汉“站得最高、离太阳最近”的人。

在常人眼中,高空作业单调而枯燥。但在这个离地400多米、面积2平方米的塔吊操作室里,姐妹俩可以欣赏城市的别样风景。卢有珍告诉记者,天气晴好时,透过操作室玻璃窗,江城武汉的美景一览无遗,6座长江大桥历历在目。一天之中,既可观漫天朝霞,又可赏万家灯火,甚至还能看到云蒸霞蔚、长虹卧波的奇观。工作间隙,她们也会掏出手机,拍拍江城美景,发到朋友圈,和亲友一起分享。

舞动铁臂天地间,摩天高楼入云天。卢有珍告诉记者,“作为一名农民工,能有幸参与华中第一高楼建设,感到特别骄傲。”“我们每天都在刷新江城高度,见证着武汉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美丽。”肖金花说,最幸福的事就是陪伴华中第一高楼一起成长。